倪洢

小哥迷妹,茨木亲妈,cp邪瓶客瓶酒茨狗茨「▼_▼」

【酒茨】辣鸡老板赔我媳妇⑥
要追媳妇,先从旁人下手,奈何旁人难搞,放着不管未料有朝一日手一抖…hhhhh

【酒茨】垃圾老板赔我媳妇⑤
我的手机坏掉啦,以前存的图片都不在了,所以里面用的头像会和以前不一样😊

南叙:

终于放假啦发糖庆祝一下XD

说起来小时候闹着要喝酒就老被我爸塞筷子

[酒茨向]辣鸡老板赔我媳妇④
全世界即将知道酒吞精心准备的surprise了🎁🎁🎁吃瓜群众表示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控制不鸟了

[酒茨向]辣鸡老板赔我媳妇③
后面还有一更,茨木是非洲阴阳师的茨木啦,酒吞守魂七的😘酒吞要开始作死之路咯

[辣鸡老板赔我媳妇]②

[辣鸡老板赔我媳妇]1
酒茨向,本来平静下来的心情刷了新探索又有点炸🙄怪我明知道玻璃心但是看基友过不去,自己又去试了下阵容

码一个

Deano:

红叶塔酒茨夫夫上阵齐怼攻略,红叶亲妈勿进,这篇详细写的是怎么用酒茨怼死红叶塔,如果觉得我占tag了表示抱歉,虽然不知道有人看伐~
图片是沉迷改名的结果😊
个人配置惠比寿酒茨晴明镰鼬椒图,本人不厉害的,是50级的萌新
第一,过10层一定要肉,我的这几只除了酒吞和镰鼬血量都过万,唯二的酒吞镰鼬也有9000+,我把惠比寿的地藏套下了,换上3套生命,惠比寿速度不能慢,所以我二号位用速度,处于整个团队的二速阶段,其他奶应该也一样。
第二,第二回合的联动是个难点,个人建议不要配置群攻式神,我酒茨就没问题啦~先集火中间的单身狗较好,脸不好一直触发联动和血薄的时候容易挂,这个时候需要加强血量或者再试一次😂,拉条我使用镰鼬的原因是因为镰鼬可加全体效果抵抗,不至于大家都被兵佣迷住😂,如果在椒图第二次连线之前还打不掉犬神,建议回去加强一下攻击…
第三,第三回的红叶炸一下还是蛮痛的,带晴明是个好选择,用盾可以完全抵挡一次群伤,对面的假酒吞有雪幽魂效果,镰鼬可以抵抗一下,注意随时保持buff,有火就跳舞超速,再行动超级好用,保留给椒图连线的三火就行,没火茨球球就平A,加的盾破效果也很不错的。第三回合我的击杀顺序是这样的,桃花妖—吸血姬—般若—椒图—假酒吞—红叶这样子,按照棘手程度和血量厚度杀的。
其他应该没啥了,我酒茨上场的时候还互动了,没来得及截图,官方红叶塔里面一定是假酒吞~亲妈们别气了,怼了假货消消气~我们服大佬们都自动过的,也是可怕~
当时这个塔刚出的时候我也起过弃坑的念头,后来想起一篇看过的酒茨文,不上线继续带他们玩耍的话感觉像抛弃了他们,他们就只能寂寞待在寮里了,所以我继续了,也许总有那么一天,但不是现在…
对攻略还有疑问的小伙伴可以来问我~ps尬舞天团也是可以过的^_^

扫地工的自述

我是晴明大人家里的扫地工,关于我的来历还要从鬼王酒吞说起。
1、
万物皆有灵性,我是如何幻化而来的我也记不清了,只知道我的本体是个小纸人,从我意识到这个世界开始我就与大江山鬼王作伴,哦对了,如我这般的小纸人不止一个,我们都很乖地依附着这只强大的妖怪,不过
酒吞大人似乎不喜欢我们的模样,总是把我们变做其他的样子--一头白毛,还有两个角,真奇怪。
2、
别“喂喂喂”地叫,我们也是有名字的,茨木,好听吧?酒吞大人给起的,我们是不起眼的小妖怪,传说中一指头都能戳死的那种,没有人会在意我们死活更别说名字,能得到鬼王的赐名简直前世修福,但凡酒吞大人喊一声“茨木”,我们都会高兴地争先恐后应声,然后轻车熟路地攀上去。
3、
我最喜欢喝酒,喝酒吞大人的酒,为了能喝到那口酒,我有时会乘大人不注意的时候钻进酒葫芦里,不过更多的时候是酒吞大人请我们喝, 他的酒里蕴含着巨大的妖力,只需一滴就能让我们不省人事。看着我们醉倒一片,他总会无奈叹气,“ 茨木,你的酒量怎么那么差了?”
我迷迷糊糊地想,我们酒量一直很差啊。
再说了,妖生长得看不见头,昼夜交替,斗转星移,万物都在变化,除却我们,昨天和今天一样,明天也不会和今天有什么差别,不醉上一醉该如何与无穷无尽的时光抗衡?像大人那样千杯不倒又该多痛苦。
4、
大人似乎在找人,我们踏遍了大江山的很多地方,奇怪之地也去过不少,没想到这次的地方比以往都要诡异,那地方还没到就感觉隐隐有一股强劲的力量要把我们撕开似的,然而又闻不出妖味,我们妖力低微,受不住这样的煞气,我的同伴吓得不敢前行。酒吞大人瞧他们这副样子,想了想道,“这样也好,你们先回大江山吧。”
我早厌倦了万年不变的生活,再说了有鬼王大人能出什么事?我奋勇地抱住了酒吞大人的脖子,不肯下去。
酒吞大人说,本大爷迟早是会回来的。
我摇头。
他问我,你不怕死?
我点头又摇头。
酒吞大人笑了笑,取下背后的酒葫芦,将我丢了进去,“酒醒了,就到了。”
5、
喝了孟婆汤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断个干净。
昨日之事犹如昨日死,没有心的式神才是最好的式神。
我昏昏沉沉中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絮絮叨叨的。
茨木。
茨木。
酒吞大人?
我拼命拼命地睁开眼,四周还是混沌的,不过之前那个陌生的声音清晰了起来。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你呆不了多久的。”
“他是自愿的,我不在了自然有别的阴阳师召唤他,世世代代如此轮回。”
“你还是离开这里吧,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
我从葫芦里爬出来,一不留神就摔到了地上。
酒吞大人没空搭理我,对着那人“哼”了一声就走了。
我看了看眼前笑眯眯的人,预感不好,掉头就跑了。
6、
这个地方称之为“寮”,有各种各样的妖怪,他们都是阴阳师的式神,力量强大却被人类所用。
我之前见到的男子就是这个寮的阴阳师,叫晴明,据说外头还有很多个这样的寮,数不清的阴阳师。
我和这些妖怪不熟悉,酒吞大人也不管我,我也不知道我该何去何从。
水中的倒影映出一片薄薄的小纸人,没有妖力的维护,我已经很多天不曾变成白毛的模样。
“嘿!”一个粉衣服的漂亮姑娘挥了挥袖子,“我看你在这里好多天了,什么活也不干,我们不收闲人的。”
我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行了行了,你会干什么?”
我摇了摇头。
“连灯笼鬼都能照个明,鬼赤还能拍个屁股,你怎么什么都不会啊?”
生来就弱小,我也很绝望啊。
姑娘想了想,扔给我个扫帚,“你就扫扫庭院吧。”
7、
妖怪是不用吃饭的,可大概因为阴阳师是人类的缘故,这里每天都会吃饭,包括那一屋子的妖怪。
后来骨女告诉我,其实他们也不吃饭,之所以热衷上了都是因为酒吞。
她还说我想知道什么都可以问她,因为她不怕死。
我问,我听说有一个叫茨木的,他到底是谁啊?
骨女说,我们寮的顶梁柱,在阴界裂缝呢,离这很远,过两天就回来了。
其实,我更想问的是,为什么一吃饭你们就盯着酒吞大人看,妖怪长的怪异些没有眉毛不是很正常的吗?
8、
茨木回来前整个院子的气氛非常怪异,到处窃窃私语,有事没事的都在外面溜达,连一向高冷的妖琴师都坐在树下故作高深地弹琴。

“吾回来了!”
茨木长得和我们之前幻化出来的基本一致,小有差别,皮肤更白,脸上的妖纹更加艳丽,一身金色的铠甲,霸气又漂亮,像他的金眸一般,意气风发。
原来,茨木,不是我们的名字。
众小妖定定地看着他。
“这是怎么了?”
大家赶紧摇头。
9、
今天吃饭尤其之早,太阳还辣着眼呢,大家就排排坐好,敲碗等。
由于我实在太小了,就只能坐到桌子上去,抱着小番茄啃。
黑白鬼使挤在一处,腻腻歪歪的,二口女时不时喂背后的虫子吃东西,雨女拉着凤凰哭卿卿说话,桃花莹草两个小姑娘跟左右护法似的围在茨木身边。
本来热热闹闹的饭局等酒吞大人一进来就诡异地安静了。
我跳起来,高喊一声,“这里!”
机智的我帮酒吞大人占了个位,就在茨木对面。
酒吞大人坐下来以后,也不说话,反常的很。老友见面不是应该很激动吗?我有点搞不懂。
茨木盯着大人看了一会,问道,“汝是谁?”
全部人“唰”地看着酒吞大人。
他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大家又“唰”地盯着茨木。
茨木又问了一遍,语气有几分危险。
全部人又“唰”地看着晴明。
晴明咳嗽了两声,“酒吞,酒吞童子,来找他的友人的。”
茨木奇怪道,“友人?谁啊?”他看了看大家,“你们认识吗?”
大家摇头。
我忍不住出声道,“就是大人你。”
才说完我就被桃花一巴掌盖住。
这下茨木更奇怪了,声音也拔高了,“吾?”
“你怎么管那么多?”隔了一会酒吞大人又道,“你们这些妖怪一天跟人似的,吃饭吃饭,不无趣吗?谁陪本大爷喝酒去?”
“茨木大人!”
“胡说八道,茨木才不喜欢喝酒呢。”
“晴明大人,快。”
“喝酒?我最喜欢了,走走走,喝酒!”
“狸猫,你个瞎添乱的,回来呀。”
10、
酒吞大人高兴的时候喜欢喝酒,难过的时候喜欢喝酒,无聊的时候喜欢喝酒,可是这两天我想偷口酒喝却发现那酒葫芦里什么都没有。
11、
酒吞大人方圆五百里都是低气压,可偏偏还有两个小妖怪莹草和桃花要去招惹大人,被大人狂涨的酒葫芦吓得哭出来。
于是茨木不高兴了。
酒吞大人也不高兴了。
庭院里飞沙走石,顶都被掀了。
我个小妖瑟瑟发抖。
12、
酒吞大人生了闷气,坐在树下,模样可怕得很。但想到这么多年都是大人照拂我们,我还是决定去陪陪他。
孟婆躲在树背后偷看我们,被酒吞大人抓了个正着。
“茨木大人失忆之前最喜欢吹他的挚友了,我们当年可是耳朵都起茧子的。”
酒吞大人总算舒展开了眉头,“是吗?”
别看她叫孟婆,其实还是个小姑娘。
“不过一碗孟婆汤下肚,过往旧事如烟散,”她歪着头,有几分天真道,“大人也要试试吗?”
酒吞大人摇头,“可有解?”
孟婆听了却咯咯咯笑起来,“大人真是有趣,孟婆汤教你忘却世间烦恼事,明明是灵药又不是毒药,怎么解?为何解?”
13、
晴明就我们的去留问题又上门来找。
我看着手里的扫帚又看看酒吞大人,其实我是没什么想法的,只要有个地收留我就行。
晴明指着结界道,“一开始还没这么大的,整个寮里的妖怪就茨木,莹草,孟婆,雪女,三尾,随便觉醒个小妖都无比艰难,御魂也是破破烂烂,茨木一手带大的这个寮,可是他再强劲也是有弱点的,后面来了许许多多不同的妖怪做帮手,他们都是他的战友。”
“他可以容忍任何人的脾气,唯独你不行。”
“与你有情意的是大江山鬼将,不是我们这个小寮里的茨木,你要找那个人不在我们这。”
14、
我一觉醒来,还以为自己在梦里。
酒吞大人竟然把庭院修葺好了,这真是个好兆头,酒吞大人终于能和茨木大人和平相处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酒吞大人最后还是走了,他让我留在这里。
我有些纠结。
他说,他会回来的。
我说,大人还说过要回大江山呢。
15、
晴明是个非洲人,总召唤出些小妖,不过靠着茨木一个大妖,我们的日子也还算可以。
这天,我还在庭院里扫着地,就见一阵金光,整个寮都骚动起来,呼啦啦一片都冲去看,我跑不快,干脆整个人都贴在茨木脚上跟着过去了。
召唤阵里出来了一个红头发的大妖。
咦?
“酒…酒吞?”茨木大人也很震惊。
孟婆在大人旁边晃来晃去,“新式神,要喝这碗孟婆汤吗?忘记世间烦恼事。”
“怎么?不欢迎吗?”酒吞大人问茨木。
“没有,就是…汝怎么会?汝不是要去找挚友吗?”
酒吞大人叹了口气,“那家伙啊,倔得很,若是他想藏起来,我又怎么找得到他,过去的暂且不提。走,陪本大爷喝酒去。”
酒吞大人拉着茨木就出去了,我八卦的心潮汹涌,紧紧地粘着他的脚。
酒吞大人惬意地躺在樱花树下,将酒葫芦扔给茨木。
“吾不喜欢喝酒。”
“为什么?”
“狸猫喜欢喝酒,每天都是醉醺醺的,不清醒的大脑如何战斗?”
“哈哈哈,你可知我以前是谁?”
茨木摇摇头。
“我可是大江山的鬼王,别的都不怕,最怕这葫芦里没有酒,酒喝得越多,酒气就越盛,战意就越浓烈,打得就越酣畅。”
茨木眨眨眼,也跟着喝了起来。
酒吞大笑道,“不会喝酒的人,人生该多无趣啊。”
茨木用袖口一抹嘴巴,“还不错。”
酒吞突然凑过去道,“自然,这是我用妖力酝酿的。”
我敢打赌那距离一根指头都塞不进去。
茨木大人“哼”了一声,转开了头。
16、
桃花和莹草又在抱头痛哭了,她们的脑补能力可真是寮里数一数二,代替青灯大人出小本子完全没问题。
两人形成统一战线,握爪发誓一定不会让她们家茨木被红发妖怪轻易拐跑。
我内心默默道,不用你们出手,酒吞大人就已经很艰难了。
听。
地狱之手。
酒吞大人还得吃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才能让茨木大人见识鬼王真正的力量呢?
----
我已经被气到不正常了,本来是双结局,妈呀嗨,好气哦,必须he。
给咱家桃花雨女升升星,带着小天使继续怼